百川到海

没想到机缘巧合还是把lof下了回来。
大概是缘分吧。

各位小可爱们缘见啦。

金丝雀

/帕金,微量all金
/欧欧西私设八哥

/“我可不是你的家养金丝雀,帕洛斯。”

帕洛斯习惯在气温较低的时候把金叫过来——多半是以格瑞的安危和情报贩卖为借口,这也达到了很好的效果。金来的时候脸颊还带着薄红,丝缕汗水润湿的金发缠在鬓角,那双眼睛里盛着一片浩瀚的蓝,是无垠的天空和无底的大海。

而这个匆匆忙忙跑来的孩子,说的第一句话,无外乎是关于格瑞怎么样了,或者格瑞出了什事吗之类的问话。帕洛斯是很清楚的明白这其中的缘由。大概是因为格瑞太过沉默,什么事情都不说,而金在格瑞受伤之后对他的感官从一开始的全然信任到了如今的担心害怕,这个过渡来得很是适时。他对格瑞的关心程度,是他们能见面次数的唯一保证。...

给括括的一封情书

To:括括

我的括括超级温柔,是我的朋友、亲友——更甚,可以算是我的老师。教会我许多事情,我失落的时候,只有括括不一样,总能看出我的难受,总会细细的安慰我。

一边安慰一边批评我。

“希望你和我多说说。”第一次有人这么对我说,高兴到几乎快要落泪。

我不擅长表达自己,日常生活中也总是碰壁,我几乎不和他们倾吐内心。你就让我大胆地去触碰和了解这个世界——你说不希望你看着走过来的我受委屈。

同样,我不值得心疼。更令我心疼的是括括你。

我心疼你。

你的经历你的感触你的内心。

你把朋友看得很重,这份感情可以说是非常浓厚的一笔。我从你的言语里都能看出你对我们到底有多在乎。

关于文章。我一定要...

【瑞金】候鸟



*两个从农村走出来的纯情小孩儿的故事,一股糙汉子乡村旮旯作文味儿,且画风转变极快
*字数9k+,欧欧西严重,私设bug巨多
*考究谨慎,因为你可能会看见这个作者写出你看到过的最没有逻辑的东西(闭嘴根本没人会看(。

-

「如果他需要的话,我愿意当他的避风港,当他的青松石,当他的温南方。」

part.1

  最开始提起要一直一直在一起的是那个总挂着灿烂微笑的金发少年。格瑞和金都还稍微对那些日子有点印象。

  小时候格瑞披散着银白的及肩发,阖着眼坐在大院子那棵四五米高枣树下面,阳光透过稀疏不一的绿叶间隙细细密密地撒下来,在地上映出了一个又一个明亮的小光斑。蝴蝶会绕着枣树...

【all金】如何在童话世界里存活下来



/童话pa,第一个故事是他和的莱金,大概五章
/最近沉迷莱娜小姐姐,没有tag
/整个故事all金,但是每个篇章稍显独立且每篇基本处于单cp状态,各cp分开看也没啥,关联不算特别大

/
第一幕·森林被焚烧殆尽之日

·如果你选择相信。

/
part.1听说森林里有可怕的大灰狼

破败的小木屋内被一盏小马灯照亮,从木窗缝隙可以看见跃动的火光,外面吵吵嚷嚷的。看起来是出了什么事。但不一会儿就远去了。

格蕾特夫人迅速地在花布裙子上擦了擦手,她偏过头询问正在上药的莱娜:“我的小莱娜,那该死的领主大人来了,你先去为森林深处的外婆送些吃的……免得第二天你去不成……”

莱娜上...

金时常笑着和别人说。
“我会成为凹凸大赛最后的赢家!”
虽然他满身伤痕,眼里满是血丝,脸色有点苍白,但他的声音回荡在宽敞的、堆积着尸骨和热血的长廊。
“我赢了,赢了我自己,输了我人生。”
今天他哭了起来。
只是低低的,轻轻的,缓缓的。
发出了他人生最后一段悲鸣。

今天看人家打架子鼓
突然
有了乐队的脑洞(瘫着

大概就这种↓

一开始只是看见酒吧的驻唱歌手格瑞弹吉他帅爆了,刚好自己会架子鼓,就提出了和格瑞合作的建议。
虽然格瑞各种拒绝,但金缠着他要合作。
“我们会成为——这座不夜城最耀眼的星星!”
金这么说。
那时候他还只是一个客人,想要表演给格瑞看格瑞也懒得看。嗯格瑞很忙,他原本就有组乐队的想法,但是人数不够。金提出了把贝斯紫堂,调音师凯利也拉过来的想法。
久了在格瑞逐渐放松态度的时候,凑巧看见金一脸憧憬地看着台上的架子鼓,很久没用了都积灰了。
不知道为啥就让金打理了自己试。
我日他打架子鼓随心所欲,挥洒自如,汗水流下锁骨滑进衣领里,微敛着眼眸,高傲地甩着鼓棒——抛起...

/试水ABO设定,金A注意,all金

/片段,各种场景

/私设,稍微有采用瓜子的设定,这里涉及有:
①关于o:控制自我发情,精神力强,身体素质因人而异。明面上不限制配偶。
②信息素味道的传播在自我精神力强大或接受过这方面指导的情况下可以控制传播。
③年龄操作

/

夜色被城市绚烂的霓虹点亮。

一座酒吧悄然拉开了紧闭的门扉——一扇隐藏在城市黑暗里,仅为少数人群所熟知的门打开了去往极乐世界的通路——那是omega的乐园。

作为新世纪的O,他们无论男女都具有出人意料的精神力,发情期更是达到了极点,联邦站在征战多年的a的角度上,很不公平地决议将他们作为大多数alpha特殊的伴侣。虽然引起反对很大,...

【安金】关于教廷那位骑士大人的一次遇见



*安金only,金穿越旧世纪的迷之梗
*这篇拿上课以及睡觉滴时间悄悄写滴,所以看起来会很迷幻,给满满滴! @废物満. 迟到的生日快乐呜呜呜呜呜

-

「“您好,我叫安迷修,是教廷最后一位骑士。”」

  安迷修还记得那时候。

  那时候教廷逐渐没落,新的资产阶级政治代替了原有的君主立宪,原本高大宏伟的神殿逐渐蒙上一层泥灰,满园的花都掉谢了,为泥土里的杂草附上新鲜的养料。

  这里没过多久便会被人们所遗忘,仅仅只是作为一座巨大的建筑,华美却空洞。往日的辉煌时光早就不复从前,被泯灭在岁月的长河里。好像尘封的旧盒子,落了锁,却丢了开启的钥匙。

  人...

@肉酱格子噗噜噜噜
格子儿滴本子!!!爱丽丝yeah!
中滴样刊屁颠屁颠去拿,高兴了老半天
本子质量超级好滴呜呜呜呜呜!
文画都超级棒!!纸质使我爱不释手(buni
给所有staff打尻!

(在去教室的路上拿的于是在教室里照的,背景啥的忽略吧(×殴打

1 / 3

© 百川到海 | Powered by LOFTER